分分3D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3D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19:21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罗伟是南昌市西湖区人,2013年9月起在“豫章书院”接受了4个月的“教育”,出来后去江西省精神卫生中心看病,被确诊为严重抑郁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原来的侧门。 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2月7日,青山湖公安分局出具的《立案告知书》显示,警方对罗伟反映的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侦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贝贝回忆,带到“豫章书院”的第一天,他就被关进了“小黑屋”,“他们把我的衣服全部扒光,鞋子拿走,然后把我一个人丢在小黑屋里。”他记得,“小黑屋”里黑乎乎的,只有一张“发霉的竹席”、一个大小便用的尿盆,每天有人来打开小铁门送饭,但很快又锁上铁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至少还有11名学员陆续向南昌警方报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几乎所有学生进来,都要先关7天。”“豫章书院”原教官田丰曾告诉澎湃新闻,当年学校“小黑屋共有3间,每间面积约10平方米,校方称之为“烦闷解脱室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他想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。当时接受采访几天后,他就被警方带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生最好的16年就这样过去了,再也回不去年轻的时候,再也做不了年轻时候想做的事。”吴春红在《国家赔偿申请书》中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学员陆续向南昌警方报警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学员们对吴军豹等人的控告,已经持续了两年多。